RSS | | | | | | | |
世博會
世博會
  首頁 | CMCC介紹 | 權威發布 | 傳播中國 | 國際快訊 | 新聞線索 | 外媒視角 | 在華指南 | 外媒服務 | 傳媒研究 | 傳媒論壇 | 研究中心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研究中心 > 成果展示

陳力丹:我國傳媒關于英國騷亂報道分析

時間:2012-02-13 02:31:05  來源:人民網  作者:陳力丹

本文提要】本文討論了8月間我國傳媒關于英國騷亂的報道,認為我國一些主流媒體在對騷亂的新聞價值估量、對騷亂性質的判斷、對英國政府采取措施的理解等三方面均存在過強的主觀色彩。文章指出:實際宣傳中,敵、我、友的關系和環境條件的制約等等,是非常復雜的,用何種方式處理各種力量的對比關系,需要經驗和分析能力,不能停留在黑白分明的水平上,滿足于簡單的政治喧囂。

【關鍵詞】 新聞從業基本準則  新聞價值  客觀  英國騷亂

今年8月初發生的英國騷亂已經平息兩三個月了,我國主流媒體關于這一事件聳人聽聞的高調報道卻仍然記憶猶新。現在看,我國主流媒體關于這一事件各方面的判斷顯然不實,但至今無人反省。以后再出現其他同類情形,可能傳媒還免不了再來一次歇斯底里的發作。為什么會這樣,我們天天說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,為什么連基本的新聞從業準則都不遵守?應該有所檢討,避免再出現同類問題。

今年8月4日,一個名叫馬克·杜干的男子在出租車里被警車攔截,現場發生交火,杜干中槍死亡,一名警察受傷。隨后民眾與警察發生沖突,示威演變成騷亂。8月6日晚間,倫敦北部托特納姆地區大約有500人因此事走上街頭要求“正義”,8月7日晚到8月8日,騷亂蔓延至倫敦其他地區。8月9日,蔓延到伯明翰、利物浦。8月10日騷亂平息。

對英國騷亂的新聞價值估量

一個事實有多大的新聞價值,雖然見仁見智,但有經驗的記者或編輯對同一個事實的新聞價值估量,不會差距很大。英國發生的騷亂,當然具有新聞價值。在世界的范圍內,這條新聞算不上特別重大的新聞,但算得上比較重大,因而它上了《紐約時報》8月11日的頭版,但位置在左下角,篇幅為版面的十六分之一,內容是倫敦騷亂平息。同版“中國人投資紐約”的新聞安排在右側中間位置,略高于倫敦騷亂的新聞。此前的英國騷亂新聞未上該報頭版,在其他版做了報道。《朝日新聞》網絡版報道了英國騷亂,最初沒有上國際要聞首頁,待到事情發展了,這條新聞一度上了該報12日網頁國際版要聞頭條。

反觀我國,一些主流報紙在頭版發表評論文章,有的報紙在騷亂結束之后的8月10日和12日頭版用整版的篇幅加以報道。使用的是“大騷亂”、“未來十年或成危機年代”等程度較深的詞句。一周后(17日),還有報紙開辟“倫敦騷亂/觀點”專版,繼續報道已經過去了的此事。我國一些傳媒對英國騷亂的報道力度,顯然與事實的新聞價值分量不相稱,而是從主觀需要出發,夸大事實的影響。

對騷亂性質的判斷

根據英國公營的BBC報道,倫敦副市長馬特豪斯認為,這是少數犯罪分子引起的,主要是為趁亂搶奪商店的球鞋等商品,跟警民關系或社會問題關系不大;當地民眾認為緊張的警民關系以及艱難的經濟前景是事件的主因。

當時在社交網站臉譜(Facebook)上,一張警車被燒的照片一小時內被轉發了100多次。一名網友發帖說:“大家都來啊,我希望今晚能死一個(警察)。”另一條信息明顯是慫恿群眾參與搶劫:“想不想讓托特納姆被洗劫一空?我要搬回一臺免費電視。誰不想呢?”從這些留言可以看出,參與騷亂的人群并沒有組織,也沒有特定的騷亂目標或政治主張。從他們隨意性的話語中可以看出,騷亂中的大部分人,只是簡單地宣泄一下長久以來壓抑的某種怨氣,或持某種投機獲利的心理。

事情已經平息后,回過頭來審視我國媒體的報道基調,不能不提出質疑:我們遵守新聞從業基本準則了嗎?

某報8月10日頭版通欄標題是:《媒體對比“阿拉伯之春” 民眾擔心奧運會已近(肩題)大騷亂讓英國聲譽降級(主題)》。消息的第一句話是:“英國這幾天突然成為發達國家社會治理的‘壞榜樣’。”消息接著說:這一幕讓很多國際媒體感到“眼熟”,認為它“像極了阿拉伯之春”。其中一個小標題是:從“阿拉伯之春”到“倫敦之夏”。消息寫道:“‘倫敦之夏像不像阿拉伯之春’?這幾乎是英國騷亂連日來最受國際輿論關注的爭議點。”

“阿拉伯之春”指的是自2010年12月突尼斯一些城鎮爆發動亂以來,阿拉伯世界一些國家民眾紛紛走上街頭,要求推翻本國的專制政體的行動。在這類運動中,突尼斯民眾要求進行合法大選,埃及民眾要求政府進行改革,敘利亞民眾要求重新修訂憲法、進行政府改革,也門和巴林的民眾要求政府下臺……。這些國家程度不同的動蕩持續了較長時間,有的國家問題得到解決而基本平息,有的動亂仍在繼續,甚至發展成武裝沖突。顯然,“阿拉伯之春”造成的政治動蕩,與英國歷時4天、波及3個城市的無具體政治目的的騷亂性質截然不同。

如此的報道,讓境外傳媒有了攻擊我方的充分理由。例如這樣的批評:“接連多日的倫敦騷亂,令北京一些官方媒體喜出望外,爭相質疑倫敦奧運的安全,質疑英國人過往評論中國事務太沒有紳士風度,質疑倫敦之夏是阿拉伯之春的重演,質疑西方民主制度的成效,進而質疑中國輿論過往在民族自豪與民族自卑中搖擺,大有從中感受到民族自豪之意。”

對英國政府采取措施的理解

針對倫敦發生的騷亂,英國首相卡梅倫8月11日在議會發言,他談到:“確保民眾安全是政府的優先要務,……考慮限制社交網絡的使用……針對暴徒利用社交網絡及媒體串連發動暴力攻擊的現象。信息自由交流原本是件好事,但如果使用不當,就必須被制止。英國政府、警方及情報單位正在研究商討,一旦得知有人企圖通過網絡號召發起暴力攻擊或犯罪行動,將切斷通訊網站的服務。”他同時還說:“我們已經看到了英國最糟糕的一面,不過我依然相信,我們也能看到倫敦最好的一面——數百萬倫敦人在臉譜上發言,支持警方,他們也加入到了清除騷亂的行動中來。”

8月25日,英國內政大臣特雷莎?梅針對首相卡梅倫11日的發言表示,卡梅倫此番表態“并未暗示”這些社交網站在騷亂期間將被關閉。臉譜、黑莓等社交網站也表態,歡迎與內政大臣討論有關事宜的舉動。

各方面的信息都顯示,英國官方限制使用社交網絡的考慮極為謹慎,在措詞上大多采用“考慮”、“商討”這一類不確定的詞語。根據英國的通訊法規,政府可以下令英國電信傳播監管機構要求電訊網絡暫停服務,不過一定要有充分理由證明這么做是出于保護公眾利益和國家安全。因為政府這樣做可能是對言論自由的嚴重侵犯,極有可能被告上法庭。BBC媒體事務記者托林?道格拉斯分析說,政府和警方的確有權力關閉通訊服務系統,但是當局目前并沒有采取這樣手段的計劃。

對卡梅倫在議會的發言,我國許多主流媒體只抓住其中一句話,即“考慮限制社交網絡的使用”做文章。一家主流媒體社論寫道:“……英國首相卡梅倫的一句‘考慮禁止騷亂分子使用社交媒體',帶來對社交媒體與言論自由的世界性討論,并引發各國思考……”。然而,除了中國傳媒討論、思考了一下外,其實并沒有發生“世界性討論”和“各國思考”。

還有報紙這樣報道:“……臉譜、推特等社交網站對此次騷亂的蔓延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。從前年的伊朗騷亂到今年年初的西亞北非政局動蕩,這類社交網站的煽動作用越來越大。西方一直表示支持網絡自由,反對他國政府對此類網站進行管制,現在可以說是有苦難言。”隨后,各網站突出其中的觀點,新聞標題絕大多數設計為“倫敦騷亂讓西方支持網絡自由有苦難言”。

我國傳媒的這種想象性質的報道,也讓境外傳媒抓到了批評的契機,英國BBC記者報道的新聞標題是:《中國媒體對卡梅倫控網建議興奮不已》。文章寫道:“中國政府本身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互聯網控制系統,而且聲稱這是為了維持穩定所必需具備的手段。卡梅倫表示,限制使用Twitter和Facebook可能會幫助避免騷亂。這在中國激起了一聲猛喝:‘我們早就告訴你了。’與執政的中國共產黨關系密切的《環球時報》的一篇評論表現得興奮不已:‘西方國家總是站在道德制高點指責發展中國家,但是現在態度變了。’這篇評論表示,他們希望這會幫助東西方在未來管理互聯網的問題上取得一致。”

理智的雅虎“焦點關注”

并非所有的傳媒都是這樣的基調。我注意到雅虎網站的“焦點關注”,對此事件同樣關注,但報道是全面而理智的。8月11日,它討論的主題是“倫敦騷亂本可以避免?”,對英國社會問題的批評是嚴厲的,但基于事實。其報道同時也指出:“倫敦事件之后,‘互聯網自由’將呈現出怎樣的格局,需要謹慎以對。……以某種明顯而生硬的方式介入公民通訊自由權,但必須明白的是,只要不加阻止,不設界限與禁區,任何公權力都將十分樂意插手到事涉公民隱私的領域中去,并總有其堂而皇之的理由。如果事情真的要朝這個方面發展的話,那么我們完全可以預言一種比此次騷亂事件更糟糕的一種現實。”

8月12日,它討論的主題是“別借英國騷亂給微博潑臟水”,對于借倫敦騷亂中有些騷亂分子通過微博煽動,而把事情歸罪于微博提出質疑,報道了大量英國民眾通過微博制止騷亂的蔓延、號召參與清理現場的事實。然而,倫敦百萬民眾通過微博遏制騷亂的事實,我國傳統媒體少有報道。

“遵守新聞從業基本準則”

“遵守新聞從業基本準則”,這是胡錦濤在世界媒體峰會上向世界170家主流媒體的代表(包括中國傳媒)提出的希望,我國傳媒當然要就此做出表率才好。胡錦濤說:“各類媒體要被公眾廣泛接受、受社會廣泛尊重,不斷提高公信力和影響力,就應該遵守新聞從業基本準則”,“要切實承擔社會責任,促進新聞信息真實、準確、全面、客觀傳播。”

我們曾經批評過一些西方傳媒歪曲報道中國國內發生的事件,甚至他們在圖片使用上出現張冠李戴的笑話,那時我們義憤填膺、理直氣壯,因為對方明顯地沒有遵守新聞從業基本準則。然而現在輪到我們自己了,為什么我們不能全面、理智地報道人家那里發生的事實呢?強烈的主觀愿望,特別是關于“網控”的認識,為了證明全世界都如此,使得我們不顧基本事實,抓住卡梅倫的一句話(嚴格地說,只是半句話)做了太多的文章。

傳媒有自身的立場觀點是很正常的,但面對事實,要如胡錦濤所說,“真實、準確、全面、客觀”。我們沒有認真閱讀卡梅倫的發言全文,也不了解英國的政治社會結構和傳播政策,輕易地說出“倫敦騷亂讓西方支持網絡自由有苦難言”這種帶有明顯我方特色的主觀表述,還有從“阿拉伯之春”到“倫敦之夏”的不搭界的關聯,以及“未來十年或成危機年代”的想象。各種關于騷亂“事實”的描述,其來源頗為籠統,沒有一家具體傳媒的稱謂,也讓人懷疑是否真的來源于西方主流媒體。馬克思曾就此類情形提問:“誰是根據事實來描寫事實,而誰是根據希望來描寫事實呢?”?批評的就是以希望來描寫事實這種不規范的傳媒行為。

倫敦騷亂的發生,有復雜的社會原因,微博只是一種現代傳播通道,顯然不是動因。微博作為一種自媒體的傳播途徑,可以為騷亂分子利用,然而,具有道德意識的廣大民眾更可以通過微博對抗騷亂。這樣簡單的道理,只要我們遵循“真實、準確、全面、客觀”這些基本準則,就不會忽略,而會做出合乎常理的判斷。

從傳播心理角度看,確實,對事實進行黑白分明的報道,能夠較快地煽起某種情緒;較為真切而復雜的報道,則不大容易引起轟動。所以,有的新聞學研究者指出:“新興的黨派新聞、肯定式新聞今天會更受某些受眾歡迎。因為它使得一切變得更加簡單。它能夠在令人困惑的世界里發現秩序,不需要太多篩選和提升。它令人感到舒適。”?但是,這樣向公眾報道事實是不負責任的,我們需要的是“真實、準確、全面、客觀”。 智慧宣傳

這次關于英國騷亂的報道,帶有宣傳成分。前面說了,宣傳并非壞事,問題在于我們現在的宣傳采用的是簡單的斗爭哲學:非白即黑。作為一種認識問題的方式,它對宣傳本身帶來了損害。在這方面,不妨重溫一下馬克思、恩格斯的批評。當年的德國社會民主黨機關報主編威廉?李卜克內西,對黨十分忠誠,但看問題頗為簡單,例如他認為法國共和派領袖甘必大是社會主義的盟友,于是關于這個人的報道一派贊譽。馬克思就此批評道:“他把某個甘必大之流的全部空話當作了真話,而實際上卻在經常地欺騙自己的讀者,如像法國統治者向法國人供給欺騙性的消息一樣。”?1892年,一位僑居英國的法國社會主義者沙?博尼埃對德國社會民主黨領袖倍倍爾有誤解,同樣出于非白即黑的認識,竟把倍倍爾視為敵人。恩格斯分析說:“他抑制不住自己。同李卜克內西一樣,他只知道黑、白兩種顏色,要么就是愛,要么就是恨;博尼埃既然不愛倍倍爾,當然就恨他。”?

在實際宣傳中,敵、我、友的關系和環境條件的制約等等,是非常復雜的,用何種方式處理各種力量的對比關系,需要經驗和分析能力,不能永遠停留在黑白分明的水平上。對此,馬克思要求宣傳者學會掌握色調的些微變化,成為有經驗的和熟練處理局面的人。他說:“政治上的新手和自然科學中的新手一樣,都像是寫生畫家,只知道兩種顏色:白色和黑色,或者黑白色和紅色。至于各種各樣顏色在色調變化上的細微的區別,只有熟練的和有經驗的人才能辨認得出來。”?

這次關于英國騷亂的報道,反映了我方的宣傳缺乏智慧和方法。宣傳需要某種程度的喧囂,以造成一定的氣氛,但要適度。這一次,不僅過于簡單化,也沒有做到適度。如今是全媒體時代,人們獲得信息的渠道多元而全面,仰仗傳統媒體一統天下的環境來宣傳已經過時,我們要學會在遵守新聞從業基本準則的前提下做好宣傳,這是一個新課題。(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新聞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教授。研究生羅了為本文提供了部分資料)

注釋:

《馬克思恩格斯全集》第1卷第191頁

科瓦齊、羅森斯蒂爾:《新聞的十大基本原則》第43頁,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

《馬克思恩格斯全集》第33卷第165頁

《馬克思恩格斯全集》第38卷第542頁

《馬克思恩格斯全集》第5卷第525頁

來頂一下
近回首頁
返回首頁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推薦資訊
“民族節慶文化與傳播工作座談會”在京召開
“民族節慶文化與傳播
全國各地賞燈喜迎元宵節
全國各地賞燈喜迎元宵
第十八屆自貢國際恐龍燈會隆重開幕
第十八屆自貢國際恐龍
成都寬窄巷子 尋得何處有清靜
成都寬窄巷子 尋得何處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湖南福彩网 东光县 | 康平县 | 大关县 | 甘肃省 | 历史 | 莒南县 | 阳新县 | 南平市 | 如东县 | 邢台县 | 花垣县 | 河曲县 | 朝阳区 | 枣阳市 | 大埔县 | 剑川县 | 长治县 | 黄梅县 | 岳阳县 | 麻江县 | 宕昌县 | 锦屏县 | 南川市 | 资兴市 | 兰考县 | 浮梁县 | 桦南县 | 会泽县 | 苍南县 | 韩城市 | 安徽省 | 石棉县 | 壶关县 | 南靖县 | 桑植县 | 冷水江市 | 宣恩县 | 皮山县 | 肃宁县 | 霍林郭勒市 | 九江县 | 当涂县 | 安新县 | 纳雍县 | 望江县 | 吉木乃县 | 襄垣县 | 昌吉市 | 汤原县 | 陆河县 | 巴南区 | 裕民县 | 左权县 | 肇州县 | 太和县 | 临朐县 | 东方市 | 邵东县 | 农安县 | 广灵县 | 黄龙县 | 宜昌市 | 凤山市 | 新余市 | 六盘水市 | 洛浦县 | 临沭县 | 玛纳斯县 | 孟连 | 安康市 | 永济市 | 如皋市 | 获嘉县 | 县级市 | 泸溪县 | 襄城县 | 嘉兴市 | 苏尼特左旗 | 乌苏市 | 隆昌县 | 鄂尔多斯市 | 曲周县 | 治县。 | 泽普县 | 桦甸市 | 南雄市 | 蒙山县 | 姚安县 | 安康市 | 康马县 | 伊宁市 | 邯郸市 | 尖扎县 | 永福县 | 双城市 | 南投县 | 宜宾县 | 嘉兴市 | 千阳县 | 于都县 | 高雄市 | 平阴县 | 惠水县 | 陵水 | 子洲县 | 车致 | 屯昌县 | 沧源 | 原阳县 | 揭东县 | 太和县 | 通榆县 | 海兴县 | 华蓥市 | 左云县 | 宜宾市 | 新绛县 | 商城县 | 金堂县 | 涿州市 | 东平县 | 花垣县 | 洪江市 | 北碚区 | 武宣县 | 古蔺县 | 龙岩市 | 密山市 | 山西省 | 化隆 | 青阳县 | 桦川县 | 延长县 | 台前县 | 三原县 | 介休市 | 武义县 | 公安县 | 祁阳县 | 榆林市 | 洛隆县 | 沾益县 | 梁平县 | 桐柏县 | 庄河市 | 花莲市 | 桂阳县 | 建宁县 | 乌苏市 | 商丘市 | 临沧市 | 上虞市 | 武山县 | 齐齐哈尔市 | 峨山 | 交口县 | 江津市 | 中宁县 | 开鲁县 | 平阳县 | 平湖市 | 敦化市 | 平阴县 | 南乐县 | 冷水江市 | 永定县 | 常熟市 | 酉阳 | 长兴县 | 多伦县 | 琼海市 | 肃南 | 双柏县 | 泰州市 | 和平县 | 平凉市 | 天津市 | 长海县 | 和林格尔县 | 江口县 | 凌云县 | 咸阳市 | 岐山县 | 苍梧县 | 龙游县 | 西乌 | 繁峙县 | 崇信县 | 天台县 | 岑巩县 | 体育 | 辽阳市 | 曲阜市 | 台南县 | 邯郸市 | 辽宁省 | 云和县 | 诸城市 | 永春县 | 鄱阳县 | 东宁县 | 巴里 | 昔阳县 | 南开区 | 施秉县 | 林州市 | 改则县 | 永嘉县 | 方城县 | 大关县 | 沧源 | 鞍山市 | 开封县 | 思南县 | 万山特区 | 仲巴县 | 丹巴县 | 德江县 | 驻马店市 | 句容市 | 东光县 | 中卫市 | 湖口县 | 沿河 | 阿拉善盟 | 思茅市 | 额尔古纳市 | 绥阳县 | 卓资县 | 祁阳县 | 惠东县 | 象州县 | 延边 | 亚东县 | 北海市 | 咸宁市 | 新野县 | 舞阳县 | 昌黎县 | 乐昌市 | 柘荣县 | 康保县 | 浦城县 | 县级市 | 西乌珠穆沁旗 | 离岛区 | 宁城县 | 庄河市 | 托克托县 | 闸北区 | 宁河县 |